小凡

源【肖】氏物语 18上

Emo苏:


Cat姐姐又出来抢戏了233333


18章分上下是因为爆字数了,因为预约失败我心情不好旷了一俩天连夜码字攒人品。


下篇今日晚些时候放出。


还有不要再问我为什么Kara姐姐还在,卡姐在这篇都活着难道Kara不能活吗?poi女性一个个那么出彩我加戏不行啊!【森气】


其实这篇是迟到的七夕礼物。


————Cat的翡翠玉色(?)专属分割线—————





Sahw知道所有事情和她完全没关系,所以第六年,在Root丢下她的第六年,她冷眼看着周围的人都在为Root忙前忙后。


Root被抓了。


Reese以为她不知道这个消息,而Kara留给他的讯息被她看见了,他们背着她一个多星期做的所有事情都水落石出。


她认为Finch可能认定Root已经死了,然而Reese和Zoe似乎并没有放弃,这就是他们最近一直有争执的原因,Reese想救她而Finch不知为何已经决定放弃她了。


理智上说Shaw觉得Root这次可能真的九死一生了,她看见了Kara的后续邮件,接管Root的人是Wellson,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Wellson是当初Shaw的直属上司,作为ISA重权在握的执行联系人,他也是北极光行动唯一直接向最高级负责的人,而在此之前这个位置属于另一个人——Hersh!



Shaw牵着狗手插口袋踱步在偏僻的码头区,深夜四周除了忽远忽近海水的声音再无其他,繁华的纽约城在不远处化成灯火阑珊的背景,足够衬托出码头的死寂,她没有吹口哨的习惯,但是淡淡的除了海水腥味之外她也很熟悉的腥味让Bear不太安分,她只好轻轻吹着口哨好放松她自己和狗狗的神经。


借着皎洁的月光她眯眯眼睛看着前方拐角处的一滩暗红,像是有人肩部受伤靠在铁红色的集装箱边缘待了一会儿,然后又不得不离开——除了地上滴落的血迹,集装箱差不多高度的地方也擦上不大不小一块血迹。


有人今天晚上要倒霉了,她弯腰松开狗绳揉揉Bear小天使的脑袋,轻轻嘟嚷一句:“我可不想伤着你,兄弟。”


Bear甩甩脖子抬头看着她,然后顺着集装箱边缘便奔向那团血迹,Shaw将狗绳塞进自己口袋从后腰掏出一把黑色手枪,一边不急不慢的上膛一边往Bear的方向走去,在此之前她已经去过了附近一所废弃的工厂,留下来的除了一地狼藉再无其他。


Hersh死在Root手里,所以ISA要通缉她,Wellson又曾是Hersh的下属,Hersh死后他直接顶替Hersh的地位向整个ISA最高级负责,这又牵扯到这位最高级——control。


废弃工厂里破旧的铁笼,染血的墙壁手铐,拷问用的全身都可以束缚住的椅子,还有笼子里面零零碎碎的染血的棉花球,最后亲临此地的神秘高层——主控。


Shaw跟着那些线索慢慢找,Bear陪着她第一次身为事外人,冷眼在暗处看着ISA庞大的势力在黑暗里扩张,然后又吃瘪一样收缩,这挺有意思的。


Cole被抢走的U盘里仅存的关于Root的讯息就是大概一年多前ISA在法国捉住了一名没有任何备注的女黑客,她在运回纽约途中经历了短时间的拷问,罪名是疑似向俄罗斯出售国家机密,但是照片伴随着审讯人员的无故失踪至此截断来源,罪犯也人间蒸发,案件也不了了之。


直到审讯人员时隔一年多再次出现在纽约,这一次Wellson找到了所有特工中最优秀的靛蓝特工去执行裁决任务并且取回审讯内容,这一切行动的目的其实从头到尾也只是为了Root一个,而这个命令也是直接来自主控没有任何第三方势力介入。


很显然,主控的目标自始至终都是Root一个。


Shaw没由来想起她第一个师傅,那个死在Root手下并且差点从她身边带走Root的优秀特工,老实说在记忆里她已经不太记得他的长相了,仅存的记忆也是围绕着枪械,射击,格斗和绞杀教学中对方的严厉,还有他教给她的沉稳和耐心。


Hersh很喜欢她,作为年纪最小的徒弟Hersh对她的满意程度偶尔甚至溢于言表,他想带她进入特工的世界,让她为国家效命,为他的唯一上司效命,很显然这也是Shaw最后选择进入ISA的原因之一。


Hersh对Root的不信任和对Shaw的过度喜爱致使他无形中帮助了Shaw确定了后来寻找Root的方法,Shaw如他所愿进入了ISA,但是却带着和他的初衷完全相反的目的。



Shaw知道Finch一开始就是知晓Root和政府势力有勾结的,但是他没有阻止她,他口口声声保护她阻止她乱来,但是又每一次都选择让Root走下不可回头的一步,然后眼睁睁看着她无可挽回——这样的保护她一开始就不懂。


而Reese选择Finch更是让她不明白,即使这也是最近他们吵的很凶的原因之一。


她知道Finch爱Root,不仅仅像是父亲,也像是老师一样的爱,所以她更不明白他这样消极的对待所有的事情,那些爱更像是恨,而Finch是整个世界最不会恨的人了。


Shaw不觉得自己足够幸运能够有所发现,但是一如多年前她第一次试图反抗Root的那夜,天空下起似曾相识的小雨来,微凉又不至于凉透人心。她肩膀被射伤,枪手她认识,对方冷静的蓝眸里见到她一刹那的惊讶导致那一枪射歪了,你不是个好徒弟——Shaw藏身在东北角用于休息的员工角落,细细玩味着枪手被逼着后退时脸上的表情。


很显然她并不是唯一一直收人玩弄的那个,作为棋子的每一个人,都可悲的试图挣扎。


她知道东北角最安全,因为Bear知道血迹延伸到对角线距离的西南方向,她不确定那边有Root的血,但是她很清楚这边搜捕着受伤之人的势力不止一方。


除了她在ISA一手带大的俩个特工之外,作为最高通缉对象,Wellson本人也来了,她没看见这个早该吃点教训的家伙但是她听见了对讲机里这家伙万年不变的欠揍声音——当然,他肯定会藏在某个角落等待特工们完成任务再潇洒走出来作为一个拯救任务成功率的英明领导者沾沾自喜。


除此之外,她很清楚ISA面对一个受伤的人——无论ta是不是Root——都不应该这样无力。


他们经历着枪战。





虽然她很好奇对面又是什么势力,意欲何为,保护Root还是也是奉命猎捕,可以确定的是,对方也不是好惹的。


天知道这个女人惹下了什么天大的麻烦,又有多少人一心一意要捉住她。




好在象孤狼一样的Shaw今天有一个完美的优势,她有这世界上最完美的狗狗的帮忙。


Shaw面无表情将衣袖放下,已经被鲜血浸湿的衣料摩擦上她的伤口,疼痛感顺神经爬上来,Bear的身影从转角的黑暗处奔过来。


她弯腰揉揉它的脑袋才发现它嘴巴里叼着一件皮衣,眼熟的皮衣,在最近一次Kara的跟踪资料里她那位神秘的监护人女士就是穿着这件gay气爆棚的皮衣被抓的。


“好孩子~”


她低声安抚一下看上去比她情绪波动还要激烈的Bear,扯下皮衣展开来借着月光发现皮衣右肩处有一处枪口,鲜血就是由这处浸湿半面皮衣的,除此之外这件衣服看上去还有其他伤痕,看来这个人确实是吃了不少苦头。


衣领处还有细微的汗味藏在浓重的血腥味之中,而让Shaw意外的是她甚至能闻到Root发丝的香味,就好像记忆在强烈的暗示一样。


Bear在担心她,它不安的围绕着她腿边走动,像极了它十分想要保护她一样。


“我没事,我们去带她回家。”


Shaw低低告诉这只忠诚度极高的军犬,也像是告诉自己···她抬头,半侧深邃的轮廓浮现在月光下,在心里清晰的意识到她和Bear是一样的,她是Root的军犬——她就是这么养大她的。




灰色的影子急速穿过集装箱阴影处,看不太清就一闪而过,Shaw靠在暗红色的集装箱前面,鱼罐头的味道盖过了血腥味和海水腥味,所以Bear就在这停了下来找到了皮衣,她小心翼翼听着四周的一点点动静,弯腰从短靴里面抽出一掌长的军刀,贴上脚边集装箱边散落的固定货物所用的粗绳,Bear在她身边迅速停下坐在前方转角处警惕的盯着任何可能来人的地方,Shaw半跪下身来顺着有暗红色血迹的绳子挑开,一节缠头发的黑色发绳突兀落在一边,Shaw伸手捡起来,那上面还有点点血迹,证明刚才那个女人确实是在这个地方待了一会。


她不确定的是Root现在是否还在这里某个地方,或者她已经被捉住了,或者···昏倒在什么地方没有人发现,就衣料上的血迹浸透面积,不止肩膀上一处伤口,并且应该有至少一处极深伤口,才能在这么短时间流出这么多血来,Root的状态不太好。


Shaw和Bear同时望向东边方向,隔着一排集装箱她能听见有人往这边移动,Shaw快速移动到Bear身边摸摸它的脑袋低声让它继续找Root,自己则闪身藏在一边的黑暗夹缝里,Bear一声没吭往偏南方向跑去。


半分钟后俩道黑影一晃而过Shaw藏身的夹缝,Shaw半探出身来,俩个西装持枪男人快速往Bear消失的地方赶去,看打扮并不是ISA的人。


她等到那俩人消失在转角就迅速跟上去,追上转角处寻找他们的踪迹,谁知道刚刚赶到转角左手边猛然窜过来一道黑影,大力将她撞到地上,同时那人手里的枪托狠狠砸上她脑袋,猛的一击未来得及防备的Shaw被砸的俩眼发花,一股浓重的恶心眩晕感扩散开。


“Shaw?”


低沉的男声从上方传来,Shaw抓住机会反身抓住他小臂腰身一挺右腿狠狠砸向他面门,他抬手匆忙一挡被直接踢远俩三米,Shaw忍住眩晕感撑起自己甩甩脸试图看清来人,以防万一她冲对方倒下的方向抬起枪口:“谁?”


待她看清她发现自己视线里一半都是鲜红,原来是额头被砸出血来进了眼睛,她狠狠闭闭眼睛甩掉血珠,才看见对方也抬起冲锋枪对着她,却没有开枪的打算。


“深红6号?”


Shaw侧侧脸难得翘起唇角看着对方标志性的圆脸——她一手带上来的小特工现在也是ISA的精英了?


深红6左右看看,旋即紧张的盯着她低声道:“你真的活着?”


Shaw耸耸肩唇角的笑有些邪气:“怎么,有人告诉你我死了吗?”


深红6虽然没有放下枪但是他身上一点杀意也没有,他左右观察一下抬手关上身上的信号接收器,然后退到黑暗阴影处以防自己被发现,然后有些疑惑的问:“Wellson说你叛逃去了中国已经被处理。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Shaw放下枪也靠在黑暗处,他们站在路口各自看着对方身后的方向以防紧急事情出现,她倒是很想和这个家伙讨论一下ISA的阴谋论,但是对方不过是一个连身份都不清楚的小棋子,都是牺牲品又有资格知道什么?


“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她避开他的问题反过来问他,即使她知道他来这里不过是为了Root,她还是想知道上面怎么和他说的。


深红6抿唇看了她一会,低声道:“我不清楚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叛逃者还是幽灵,朋友还是敌人,但是你知道我们的规矩,这是我的任务,上面也不肯告诉我其他有价值的东西,所以你不要问我了。”


Shaw身上的气息很奇怪,深红6认识的她更像是完美的任务机器,情感障碍让她在新人面前几乎树立了一个高大而不可逾越的冷漠形象,然而被她一手带上来的深红6一直还能感觉到Shaw冷漠的脸下面细微的柔软弧度,不像此刻的她,


她藏在阴影里的深邃轮廓勾勒出妖异危险的感觉,这感觉像极了亡命之徒,或者被通缉的那些让各国政府头痛的家伙,深红6甚至恍惚能看见她唇瓣嗜血的微笑,总之她现在身上这股毫不掩藏的凶悍漫不经心的表明她不再是他认识的Shaw。


“那我要是告诉你我来,是为了毁掉Wellson这次的行动的呢?”她看了看他手里放下的冲锋枪,藏在阴影里的轮廓浮现在新月下,笑意冰冷。


深红6捏紧枪身,几乎 是咬着牙的说道:“你知道这次行动指挥人是谁吗?一级指挥人是主控!你做了什么被通缉我不知道,但是我刚才能杀了你,你知道的。”


Shaw深深看了他一眼,对他表现凶悍的好意默然,等了一会她摇摇头:“我回不去的,下次见到敌人别手下留情,别让他有机会和你叙旧。”


她转身往刚才跟丢的西装男方向跑去,这是她最后一次教他东西了,再见面谁都不会手下留情,各为其主,主控要得到Root,那注定她和ISA缘分已尽。



深红6低低喊住她:“Shaw!”


“那帮人也在找我们要找的人,他们手上的武器比我们还多,大概七八个人是一个队,ISA的人我只见到另外一组,剩下来了多少我也不知道,还有···主控要活的。”


Shaw回头深深看了他一眼,深红6在原地和她点点头转身往相反的方向跑去,很显然他不想和她再次遇上。




如果当年Root没有杀掉Hersh而是让她来动手,她能不能杀掉一手带着她的Hersh呢?或者她会象深红6一样放过她的师傅?应该不会吧,如果她不杀掉Hersh,那就只能等Hersh来杀掉Root···象她正确的自我认知,她是Root的军犬,哪怕这个比喻多么失去尊严,都不能改变它是最贴切的形容词的事实。


和深红 6分手五分钟左右后她一个人摸到了露天货物堆滞仓库的最南边缘,手边就是码头,海水安静的泛着波光,折射的月光亮得闪眼,她把手枪塞回腰后重新拿起短军刀向后折回,一声轻微的枪声从她直线距离不远处传来,经过消音器消音过的声音还是清晰异常,对讲机沙沙的声音接着传来,重重的喘息往这个方向移动,似乎有俩三人在往她这里来。


Shaw被逼着贴着临时靠在集装箱上的铝制框架上,她没有消音器,开枪就等于暴露位置,所以除非万不得已她还是想要用刀解决必要的麻烦。


“我看见她了!她不肯合作ISA的人迟早捉到她。”一声俄罗斯口音极重的抱怨贴近,谈话内容吸引了随时准备动手的Shaw的注意。


伴随着一声低唔,他们那边应该有人受伤了,受伤的人轻轻抽气似乎在忍着疼:“Cat要她活着,她自己想死也没办法。”


Cat?


记忆顺脑海闪回,那不知不觉飘大的小雨也变得冰冷刺骨。


Shaw能感觉到他们在她左手边俩三米的距离停下来了,只需要一个探头他们就面对面了,但是她忍不住试图多听一些,这么说,是Cat的人和ISA的人交的火,Cat不过是一个珠宝盗窃犯,她怎么敢公然和ISA作对,Root又凭什么值得她冒这个险?


“我刚才看见一只狗在她身边,她那个样子走不了多远的,但是跟过去那狗太警惕了,神出鬼没的,Lab那边刚刚引走三个ISA的人,再不动手Cat可能要不到活的了。要直接狙了狗再带走她吗?”


说这话的人带头往这边走,话音刚落他就看见眼角的黑影,手上的枪还没有来得及举起了一把军刀刺进他脖子处皮肤里一点点,藏身于暗处的人狠狠踢中他腿弯,膝盖一软他跪下来,那人迅雷不及掩耳的勒住他脖颈,冲锋枪砸在脚边。


俩把枪同时对准她。


“放轻松···Cat和我是为了一个人。”背光的人勾起唇角似笑非笑,眼神冷漠的看着受伤的男人手里带着消音器的枪,和他腹部一片血迹。


他身边站着的居然是一个黑人女人,少见的女性雇佣兵。


黑人女人手上枪口对上她眉心:“放了他我们才知道你是那一伙的。”


Shaw不理她的要求膝盖一顶,手上的人质痛哼一声手里刚刚摸出的军刀被踢落在地,Shaw眼皮都不垂压在他脖子处的刀陷进去几分,有血珠溢出来才停。


“你看见了,这是我的诚意···Cat和我,都是为了一个女人。”Shaw又重申了一遍,“不相信,打电话?”


她偏偏脸,冷眼看着这三个人,Cat送来的资源当然要利用好,即使她很想干掉所有人示威。


黑人女性胸口的对讲机沙沙响起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真是让人意外的重逢,我可爱的小Sam。”


Cat···Shaw瞳孔一缩,


“放了可怜的Leo,他还得帮你去救你那个找死的妈妈呢。”


时隔这么多年她在没有想过还会与这个珠宝盗窃犯有交集,但是这个世界比她想象中操蛋的多。


“你再不放阿姨可就不管你和那个就剩下一口气的女人了。”



Shaw示意黑人女人递过对讲机,黑人女人犹豫一下去掉对讲机递了过来。


“你人在那?”


“不在你以为的对方,我可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


“Root和你做了交易?”


“哈,我的小女孩,难道 我不能为了我和她的小小的友谊来救她吗?”


“Kate!”Shaw几乎是低吼出声来,她压低声音的威胁意味不甚明显,但是她威胁的对象却选错了。


“你在和我废话的时候她可能最后一口气就没了,这一次我没有必要算计你,我也没有想到你能追到这里来。”Cat对于她喊她化名倒是无比愉悦,所以她说话的时候,Shaw几乎能想象到她手指把玩金色发丝的模样。


“我不相信你。”


“情理之中。”


“让我带走她。”


“先救到她再说,我和她的约定里本来就不包括她的医药费项目,想带走你身上得背着一笔账,你欠我的。”她似乎还惦记着当初勾引失败的事情,在她心里,Shaw本就算是她目标之一,只是可惜她不能灭了Root抢走她。


“到底谁欠谁?”


“呵呵,若是当年你来我这,我能还你一整个世界,可是你选了她,我不欠你的,乖孩子。”



Shaw还是决定和她合作,情况并不容许她可以多去考虑哪怕一点点可能,根据Leo他们的描述Root随时都有丧命的可能,就算Bear在她身边守着也不能阻止她迟早会被ISA捉住的事实。


Leo他们小队的人除了受伤的这个——他有代号,叫做M——剩下的黑人女雇佣兵和Leo去往相反方向吸引ISA注意力,她和M前往刚才遭遇Root的方向。事实上Shaw并非不知道M只不过是Cat想要用来监视她和Root下落的工具罢了,可是无论Cat此刻有什么目的,Shaw只能选择依靠她,至少比起ISA,Cat的立场终归是灰色地带,更何况她和Root之前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


她居然会为了她不惜招惹上ISA!



“八点钟方向。”


M停在转角处稍微记忆一下,便指出Root离开的方向。他捂着还在流血的腹部警惕的看着Shaw,显然即使她是Cat暧昧的对象,他也不能完全相信她。


Shaw瞥一眼他的伤口有点想询问是否是Root伤着他的,而M似是一眼看出她的想法解释道:“不,她知道我是Cat的人,这是ISA的人弄得。”


他看了Shaw一眼托着枪往转角走去,Shaw跟上去说不清是什么口气安抚道:“我不会杀你,Cat知道,为了避免你因为受伤死在ISA手里,你跟着我反而安全一点。”


M顿了一下身形但是却没有停下来,径自走着,语调冷漠:“你要杀我我也得跟着你,我只负责服从Cat。”


Shaw皱皱眉心,她似乎漏掉了最重要的一点,在记忆里她和Finch他们都疏忽的一条重要线索——Cat!


Cat到底是谁,她又怎么会联系上Root并且安然保留这么精锐的私人部下的,一个珠宝盗窃犯又凭什么敢和ISA抗衡?


M停在三岔口,月光也被严严实实堵在上方,他靠在一边喘息一下道:“在这跟丢的人,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有条狗跟着她恐怕难找的她踪迹。”


说完他低下头看了看手表,约摸还剩下一分半,他疑惑抬头看了一眼对面安静站着的女人,观察地形的女人似乎一点也不着急,很难形象刚才和Cat几乎决裂的女人此刻居然气定神闲的在他身后站着。


“Cat是德国人?”Shaw突然出声轻轻问,她唇瓣的笑居然有几丝纯然,像极了她这个年纪的普通大学女生一样,与她眼底悠然的看着猎物一般的眼神截然相反,雨势不减反而在逐渐加大,月光已经暗淡到不足以看清站的极近的彼此,她身上的压迫感却毫不掩饰的火力全开,M喘口气往后靠了靠有些忌惮,


“这不是我们在意的事情,你想猜大可以继续,但是你要不救那个女人,我和Cat也不好交差。”


就在M要揣测这个人是不是准备干掉他以摆脱Cat监视的时候,突然露天仓库四角的大功率聚光灯打开来,整个集装箱群几乎全部暴露在光线下不亚于白昼。


有人打开了控制室的灯源——不惜惊动全部势力也要抓到Root——这不是ISA的作风,但是也不应该是Cat的作风。


Shaw眉心上化开的深红6留下的血迹被她轻轻用手腕擦掉,她墨色的眼睛落在M几乎被血迹侵满的迷彩背心上,似笑非笑:“出血量这么大,再一会你可能连动也不能动了,你还要跟着我吗?”


M没有回答她,虽然是个看上去年纪轻轻的女孩,她身上属于他们这类人才有的黑暗气息重得几乎让人难以置信,何况她可是Cat曾经的猎物,


“那你守在这里,等我回来。”


Shaw的话更多像是命令。


她转身的瞬间M想要跟上去,一声狗吠压的极低从她身后传出来,枪械上膛的声音特别明显,Shaw半侧身举着枪对着他眉心,


“Cat不希望你死的,我没有恶意。”


M看见那只跟在Root身边的军犬半身鲜血的从她身后出现,像是她的战友一样并排站着死死盯着他,眼神绝不柔善,她的枪口对着他眉心毫不犹豫,M知道她会下手,只是稍作犹豫他便靠回集装箱上面以示退让。


东北角一声突兀的枪声传来,Leo他们似乎成功吸引了ISA的注意力,M看着Shaw转身跑向狗来的方向,那只狗迅速奔过去——Cat猜中了一切,他没必要在这里搭进去自己的小命。



“俩个人都留下来···可以受伤最好不要死。”


Cat的声音从藏在耳蜗的微型耳机里传来,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窃听器,事先Cat吩咐放好的窃听器果然有用处,她似乎算准了一切,M低声咳了几声有些虚弱:“我一个人阻止不了。”


Cat那边似乎有什么动静,她有些着急:“那是死角你们逃不了,她只能靠我们!”


她知道她们在哪里?


M有些恍惚,Cat可能不是猜中了一切,而那个受伤的女人——最好的解释不过是这一切都是计划而已···








———根总无时无刻不在刷存在感的分割线————



我知道你们想根总,她就要出来了233333333


可是Cat美人是不可能随随便便放过她们的,这一次是根总的劫吗?又或者还是一个圈套?


评论

热度(206)

  1. karma.229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2. 赵子坷2012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